中国人口“两头承压”:出生率跌破 1%

最新出版的《中国统计年鉴 2021》显示,2020 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 8.52 ‰,首次跌破 10 ‰,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 1.45 ‰。

《中国统计年鉴 2021》” 人口 ” 部分主要反映我国 2020 年及历年人口方面的基本情况,由于 2020 年为普查年份,因此统计年鉴中的部分数据由 ” 七人普 ” 数据推算而来。2020 年的出生率、死亡率、人口自然增长率等一些数据系首次公布。

人口出生率首次跌破 1%,自然增长率创 43 年新低

2020 年,全国人口出生率为 8.52 ‰,首次跌破 10 ‰,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 1.45 ‰,创下 1978 年以来的历史新低。2020 年,全国出生人口 1200 万人,比 2019 年下降达 18%。

出生人口下降早在意料之中。” 七人普 ” 数据显示,近十年来,中国增加了 7206 万人,增长 5.38%;年平均增长率为 0.53%,比 2000 年到 2010 年的年平均增长率 0.57% 下降 0.04 个百分点。

中国人口“两头承压”-1
对于出生人口持续下降的原因,舆论早有诸多讨论。多位受访专家表示,生育意愿降低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出现的现象,世界上很多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。从我国自身来看,较高的房价和较高的生育、养育、教育成本都是影响年轻人生育意愿的原因。

此外,随着 ” 全面二孩 ” 政策的实施,部分被压抑的生育意愿在政策实施的前几年得到集中释放,从 2017 年开始,我国出生人口连续四年下降。2020 年已经是政策实施的第五年,” 二孩堆积 ” 效应明显减弱。

同时,结婚人数的下降也不利于出生人口的增长。民政部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第三季度,全国共有 588.6 万对新人登记结婚。这一数字比 2020 年同期下降 0.1%,比 2019 年同期下降 17.5%,减少了 124.5 万对。

为应对低生育率、老龄化等人口问题,我国决定实施 ” 三孩政策 “,一对夫妻将可以生育三个子女。目前,部分地区已经陆续出台配套措施。比如,北京奖励生育三孩的女职工额外 30 天产假,配偶 15 天陪产假;四川攀枝花对二孩、三孩家庭,每月每孩发放 500 元育儿补贴金,直至孩子 3 周岁,成为全国首个发放育儿补贴金的城市。

政策显效需要时间,算上孕育周期,5 月末方才实施的 ” 三孩政策 ” 最快也要到明年上半年才能看出效果,很难对 2021 年的生育数据有明显拉动。而摆在眼前的 1.45 ‰的人口自然增长率(出生率-死亡率)引发人们担忧:人口负增长会提前到来吗?

“2020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是 1.45 ‰,创下新低,2021 年这个数据会不会出现负值,现在还很难做一个判断,但趋势是一定的。”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杨菊华表示。

她分析,从 2016 年到 2019 年,我国每年死亡人口基本稳定在 980 万人至 990 万人,逐年增长。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快,死亡人口未来会继续增多。与此同时,出生人口连续下降,2020 年为 1200 万人,随着生育率的降低,出生人口数与死亡人口数将十分接近,甚至出现负值。

对这个问题,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 ” 七人普 ” 新闻发布会上曾作出回应,我国人口增速将继续放缓,今后会达到峰值,但具体时间还有不确定性,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人口总量会保持在 14 亿人以上。

5 名年轻人要养 1 名老人,14 个省份老年抚养比超 20%

年鉴数据显示,2020 年末,我国人口总抚养比为 45.9%,连续 3 年上升。总抚养比由少年儿童抚养比与老年人口抚养比构成。其中,老年人口抚养比为 19.7%,呈持续上升趋势。

也就是说,当前,我国每 100 名劳动年龄人口需要负担近 20 名老年人,即 5 名年轻人要赡养 1 位老人。

” 这个比例还不是最高的,日本、欧洲的老年抚养比都要比我们高,但可以说,我们已经进入了比较高的行列,并且在‘十四五’时期还会增长。”

杨菊华告诉记者,1963 年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出生率最高的一个时期,到 2023 年这些人就将满 60 岁,正式进入老年人群体,因此,” 十四五 ” 时期将是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最快、规模增长最大的一个时期。到 ” 十四五 ” 末,预计我国将有 3 亿老年人。

分地区看,重庆和四川的老年人口抚养比最高,分别为 25.48% 和 25.28%,辽宁为 24.37%,排在第三。老年人口抚养比在 20% 以上的省份有 14 个,比 2019 年增加了 7 个,上海、天津、河北、江苏以及山东、河南等人口大省和东北三省均在列。

这样的格局既与人口的流动迁移有关,也与生育政策的执行力度有关。杨菊华分析,重庆和四川一直严格执行独生子女政策,一家生育一个,同时两地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人口流出地区,大量人口向外迁移务工,造成了老年抚养比较高。上海则是由于经济社会发展较快,过去一段时间生育率整体较低。

对抚养比反映出的老龄化问题,杨菊华提供了另一个角度,” 抚养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口指标,但不能唯指标论,现在 60 岁的人真的需要其他人抚养吗?” 她认为,大多数 60 岁人群的身体还很好,还可以贡献社会,要正确看待老年人的价值,这里面既包括他们的社会性生产价值,也包括对家庭内部的贡献。

广东连续 15 年为人口第一大省,山东、河南分列二三

统计年鉴还公布了我国最新的人口总量。到 2020 年末,全国 31 省份总人口数为 141212 万人。这个数字由 ” 七人普 ” 数据推算而来,较 ” 七人普 ” 时(标准时点为 2020 年 11 月 1 日零时)略有增加。

其中,广东、山东人口超过 1 亿,广东以 12624 万人成为人口第一大省。人口在千万以下的省份有 3 个,分别为西藏、青海和宁夏,其中西藏以 366 万人继续成为全国人口最少的省份。

记者注意到,从 1998 年至今,人口第一大省的 ” 争夺 ” 始终在广东、山东、河南三省间展开。1998 年时,河南是我国的人口第一大省,全省总人口为 9315 万人。山东排在第二,为 8838 万人。彼时,广东有人口 7143 万人,仅位列第五,四川、江苏都排在广东的前面。

1999 年、2000 年,广东先后超过江苏、四川,成为人口第三大省份。2000 年开展的 ” 六人普 ” 数据显示,当时河南有 9256 万人、山东有 9079 万人、广东有 8642 万人。河南、山东、广东分列人口前三大省份的格局多年未变。

直到 2005 年末,统计数据显示,当年河南有 9380 万人,比 2004 年的 9717 万人锐减了 300 多万人,虽然在当年并未改变河南人口第一大省的地位,但为后来的格局生变埋下了伏笔。

为什么河南在一年之间就减少了超过 300 万人?记者查阅官方资料发现,这可能主要是由于统计口径的改变而导致数据上出现变化。官方说明,2005 年起,各地区数据为常住人口口径,流动人口的情况也被考虑进去。

流动人口数据纳入统计范围后,东南沿海的巨大吸引力也体现在了数据上。2006 年末,广东一举超越山东、河南,以 9442 万人的总人口数成为人口第一大省,并且在 2009 年末,率先突破 1 亿人。从 2006 年至今,广东作为我国人口第一大省的地位始终没有改变。

同一时期,河南、山东连续几年的 ” 你来我往 ” 终于在 2010 年末停止,山东以 9588 万人将河南彻底反超,成为人口第二大省,并于 2017 年底人口总数突破 1 亿人。从 2010 年至今,广东、山东、河南分列一、二、三位的地区人口格局再未改变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